却说杨延德冲出围中,前面喊声不绝,回望番兵,乘虚赶来。延德转过林边,自思:“当日在恒山,智聪禅师独遗小匣与本人,分付遇难则开。明天何不视之?”即由怀中抽取抻开,乃剃刀一把,度牒(度堞——僧道出家的凭证。)半纸。延德会其意。遂将阔斧去柄,纳于怀中。卸下战袍、头盔,挂于树上。截短头发,轻身走往罗将军山去了。
  却说番军东冲西击,杀至黄昏,始知宋君从北门而去,已离贰百里程途矣。韩延寿等懊悔无及,乃收军还明州,奏知萧后:“宋帝用诈降之计,遁出北门;只杀宋将3员;又生擒1将:今后大获全胜而回。”萧后大喜曰:“既胜得杨家将帅,宋人已自丧胆,再议征取未迟。”因令解过捉将问曰:“汝系宋代主将,现居何职?”延朗助人为乐不屈,厉声应曰:“误遭汝所擒,今天只有壹死,何多问为?”后怒曰:“罕见杀汝1人那?”令军校押出。延朗全无惧色,顾曰:“大女婿哪个人怕死!要杀便请开刀,何须怒起?”言罢慨然就诛。
  萧后见其讲话激厉,人物丰雅,心中甚不忍,谓萧天佐曰:“吾欲饶此人,将琼娥公主招为附马,卿意感到何如?”天佐曰:“招降乃盛德之事,有什么不足?”后曰:“只恐其不从耳。”天佐曰:“若以诚意待她,无有不允。”后乃明天佐谕旨。天佐传旨,告知延朗。延朗思虑半晌,自忖道:“吾本被俘,纵就死,亦无益于事。比不上应承之,留在他国,或知此处动静,徐图报仇,岂不是机会乎?”乃曰:“既娘娘赦笔者不死,幸矣!何敢当相称哉?”天佐曰:“吾主以公人物仪表,故有是议,何故辞焉?”直以延朗肯允奏知。后遂令解其缚,问取姓名。延朗暗忖:“杨氏乃辽人所忌。即隐名冒奏曰:“臣姓木,名易,现居代州教练使之职。”后大喜,令择吉日,各衣冠,与木易成亲。不题。
  却说太宗既回明州,文武朝贺毕。太宗宣杨业于便殿,慰劳之曰:“朕脱此难,皆卿老爹和儿子之力也。然不知渊平等新闻怎么样?”业奏曰:“臣长子性刚不屈,必遭其擒。”言朱毕,近臣奏入:“渊平因射番帅天庆王,全军皆没。”太宗闻奏,惊讶曰:“使将军陷于死地,寡人之过也1”由此下泪。杨业曰:“臣曾有誓:当以死报皇上。今数子虽丧于兵革,皆分定也。君王不必深忧。”太宗抚谕再三,乃遣杨业退出。
  次日设朝,与丈武议报杨业父亲和儿子之功。潘仁美奏曰:“边境多事,杨业老爹和儿子忠勤之将,皇帝宜授帅臣之任,以显其才。”太宗允奏,即封业为雄州防范使。业将拜别,帝出殿面谕之曰:“卿此行,但为朕专备边事。有召则至,无旨不宜轻离。”业顿首受命而出。到无佞府,分付八娘、9妹,好生对待令婆,自与6郎、7郎,老爹和儿子多少人,前赴雄州。不题。
  话分多头。却说耶律休哥等,听知宋兵杀败于邠阳,屡遣人奏知萧后,宜乘时进兵,以图中原。萧后因与官僚批评征讨之策。右相萧挞懒奏曰:“臣虽不才,愿率兵进取。”萧后曰:“卿此去,先问讨取金明池、饮马井、中原旬三处,与自己屯军。若允近年来回兵,不允则举兵有名矣。”挞懒领旨,即日与老将韩延寿、耶律斜轸部兵一万,从瓜州南下,但见:
  旌旗闪闪乾坤暗,戈戟稀缺白日昏。
  人马到胡燕原下寨。声息传入沛京,侍臣奏知,太宗怒曰:“辽兵屡次犯边,朕当御驾亲征,以雪邠阳之耻。”寇准奏曰:“君王车驾才回,岂宜辄出?只须遣将御之,足退其众也。”太宗曰:“哪个人可代朕行者?”准曰:“军机大臣潘仁美,素知边情,可当此任。”太宗允奏,即下旨,授仁美招付使之职,部兵前御番兵。
  仁美得旨,回至府中不悦。其子潘章问曰:“大人明天何故不悦?”仁美曰:“主上有防范番兵之命,圣旨又不敢辞。即去亦不妨,只是没有先锋,因而三翻四复不决。”章曰:“先锋在头里,大人何不举之?”仁美曰:“汝道是何人?”章曰:“雄州杨业父亲和儿子,可充先锋。”仁美悦曰:“汝若不言,作者几忘之矣。”次日侵早,仁美入朝,启奏太宗曰:“此行缺乏先锋,必须雄州召回杨业老爹和儿子,则可破番兵矣。”太宗允奏,因遣使臣,径诣雄州,来见杨业,宣读诏曰:
  朕以国运困苦,乃忠臣义士,立功之秋。如今边报:北番多方凌犯,军队和人民惊扰。诏命潘仁美为行营招讨仪防卫之。惟尔杨业,辽人所仰,是宜充行。朕命到日,作急赴阙,计议征进,不得稽延从事。故兹诏示。
  杨业得旨,即日率兵就道,人广陵朝见大宗。太宗赐赍甚厚,乃封为行营都统先锋之职。
  业受命而出,回府中见令婆,正值令婆与太郡柴老婆在堂中闲遣,令公相见毕。令婆曰:“新秀军因何回朝?”业曰:“北番犯边,主上有诏来取,任新秀为先锋之职,克日征进。特来见爱妻一面。”令婆曰:“哪个人为御史?”令公曰:“潘仁美也。”令婆愀然不悦曰:“此人昔在河东,被公羞辱,常欲加害于公父亲和儿子,幸主上佛祖,彼不可能施其谋耳。今号令在其调整。况长子等多人,已各凋零,唯有公父子多人在,此去难保无相害之意,令公何不省焉?”业曰:“此事吾所素知,然主上之命,岂敢有违?”太郡曰:“媳明天亲为具奏,求一朝臣保令公而行,彼则不敢生谋矣。”令婆曰:“小编与太郡同往。”令公大悦,因具酒食相叙。
  过了1宵,次日,杨令婆与太郡内人赴朝。近臣先为奏知,太宗降阶接待。何以君玉倘诺尊敬令婆”因他手上拿一龙头拐杖,上挂一小牌,御书七个字:“虽无銮驾,如朕亲行。”是太祖天皇遗敕所赐,以此尊敬之也。太宗接上殿前,命侍官赐几人绣椅坐定,问曰:“朕未有命,令婆与郡内人趋朝,欲建何议?”太郡先起奏曰:“闻主公命将堤防番兵。主帅潘仁美,素与杨先锋不睦,此行恐非其利。须念其父亲和儿子忠勤于国,帝王当善遇之。”太宗曰:“此王事耳,外人则不可行。太郡有啥良策?”太郡曰:“国王若必欲其行,须于廷臣中,举著名望者保之同往,则无虑矣。”太宗曰:“此议甚高。”遂下诏,令文武举择何人可保杨业出征者。诏命才下,捌王进曰:“臣举一个人,可保同往。”帝问是哪个人。捌王曰:“行营都监护人呼延赞,此人忠义一心,可为保官。”日本东京帝国大学悦曰:“卿此举甚称其职。”即日下命,着呼延赞保杨业一起出师。令婆与太郡辞帝而出。
  是日朝罢,杨业闻赞为保官,不胜之喜,复往雄州,调发所部军马征进。
  ——————
  北京书香世家 扫校

第八伍次赵光义议征北番柴太郡奏保杨业
却说杨延德冲出围中,后边喊声不绝,回望番兵,乘虚赶来。延德转过林边,自思:“当日在天柱山,智聪禅师独遗小匣与自家,分付丧命则开。前几天何不视之?”即由怀中收取抻开,乃剃刀1把,度牒(度堞——僧道出家的证据。)半纸。延德会其意。遂将阔斧去柄,纳于怀中。卸下战袍、头盔,挂于树上。截短头发,轻身走往普陀山去了。
却说番军东冲西击,杀至黄昏,始知宋君从西门而去,已离2百里程途矣。韩延寿等懊悔无及,乃收军还广陵,奏知萧后:“宋帝用诈降之计,遁出南门;只杀宋将三员;又生擒1将:未来大获全胜而回。”萧后大喜曰:“既胜得杨家将帅,宋人已自丧胆,再议征取未迟。”因令解过捉将问曰:“汝系晋代主将,现居何职?”延朗敢于不屈,厉声应曰:“误遭汝所擒,明日唯有1死,何多问为?”后怒曰:“罕见杀汝一位那?”令军校押出。延朗全无惧色,顾曰:“大女婿哪个人怕死!要杀便请开刀,何须怒起?”言罢慨然就诛。
萧后见其讲话激厉,人物丰雅,心中甚不忍,谓萧天佐曰:“吾欲饶此人,将琼娥公主招为附马,卿意认为何如?”天佐曰:“招降乃盛德之事,有啥不足?”后曰:“只恐其不从耳。”天佐曰:“若以诚意待她,无有不允。”后乃明天佐谕旨。天佐传旨,告知延朗。延朗合计半晌,自忖道:“吾本被俘,纵就死,亦无益于事。不比应承之,留在他国,或知此处动静,徐图报仇,岂不是机会乎?”乃曰:“既娘娘赦作者不死,幸矣!何敢当相称哉?”天佐曰:“吾主以公人物仪表,故有是议,何故辞焉?”直以延朗肯允奏知。后遂令解其缚,问取姓名。延朗暗忖:“杨氏乃辽人所忌。即隐名冒奏曰:“臣姓木,名易,现居代州教练使之职。”后大喜,令择吉日,各衣冠,与木易成亲。不题。
却说太宗既回明州,文武朝贺毕。太宗宣杨业于便殿,慰劳之曰:“朕脱此难,皆卿父子之力也。然不知渊平等消息怎么着?”业奏曰:“臣长子性刚不屈,必遭其擒。”言朱毕,近臣奏入:“渊平因射番帅天庆王,全军皆没。”太宗闻奏,惊讶曰:“使将军陷于死地,寡人之过也壹”因而下泪。杨业曰:“臣曾有誓:当以死报国王。今数子虽丧于兵革,皆分定也。君主不必深忧。”太宗抚谕再叁,乃遣杨业退出。
次日设朝,与丈武议报杨业父亲和儿子之功。潘仁美奏曰:“边境多事,杨业父亲和儿子忠勤之将,太岁宜授帅臣之任,以显其才。”太宗允奏,即封业为雄州看守使。业将辞别,帝出殿面谕之曰:“卿此行,但为朕专备边事。有召则至,无旨不宜轻离。”业顿首受命而出。到无佞府,分付捌娘、玖妹,好生对待令婆,自与6郎、7郎,老爹和儿子四人,前赴雄州。不题。
话分五头。却说耶律休哥等,听知宋兵杀败于邠阳,屡遣人奏知萧后,宜乘时进兵,以图中原。萧后因与官府切磋伐罪之策。右相萧挞懒奏曰:“臣虽不才,愿率兵进取。”萧后曰:“卿此去,先问讨取金明池、饮马井、中原旬三处,与本身屯军。若允最近回兵,不允则举兵知名矣。”挞懒领旨,即日与大将韩延寿、耶律斜轸部兵两千0,从瓜州南下,但见:
旌旗闪闪乾坤暗,戈戟不同凡响白日昏。
人马到胡燕原下寨。声息传入沛京,侍臣奏知,太宗怒曰:“辽兵屡次犯边,朕当御驾亲征,以雪邠阳之耻。”寇准奏曰:“始祖车驾才回,岂宜辄出?只须遣将御之,足退其众也。”太宗曰:“哪个人可代朕行者?”准曰:“抚军潘仁美,素知边情,可当此任。”太宗允奏,即下旨,授仁美招付使之职,部兵前御番兵。
仁美得旨,回至府中不悦。其子潘章问曰:“大人今日何故不悦?”仁美曰:“主上有防备番兵之命,圣旨又不敢辞。即去亦不要紧,只是未有先锋,由此犹疑不决。”章曰:“先锋在方今,大人何不举之?”仁美曰:“汝道是什么人?”章曰:“雄州杨业老爹和儿子,可充先锋。”仁美悦曰:“汝若不言,小编几忘之矣。”次日侵早,仁美入朝,启奏太宗曰:“此行缺乏先锋,必须雄州召回杨业父子,则可破番兵矣。”太宗允奏,因遣使臣,径诣雄州,来见杨业,宣读诏曰:
朕以国运困苦,乃忠臣义士,立功之秋。最近边报:北番大举凌犯,军队和人民惊扰。诏命潘仁美为行营招讨仪防备之。惟尔杨业,辽人所仰,是宜充行。朕命到日,作急赴阙,计议征进,不得稽延从事。故兹诏示。
杨业得旨,即日率兵就道,人姑臧朝见大宗。太宗赐赍甚厚,乃封为行营都统先锋之职。
业受命而出,回府中见令婆,正值令婆与太郡柴妻子在堂中闲遣,令公相见毕。令婆曰:“老将军因何回朝?”业曰:“北番犯边,主上有诏来取,任老马为先锋之职,克日征进。特来见内人一面。”令婆曰:“哪个人为上将?”令公曰:“潘仁美也。”令婆愀然不悦曰:“此人昔在河东,被公羞辱,常欲伤害于公父亲和儿子,幸主上佛祖,彼不能够施其谋耳。今号令在其左右。况长子等五个人,已各凋零,只有公老爹和儿子三个人在,此去难保无相害之意,令公何不省焉?”业曰:“此事吾所素知,然主上之命,岂敢有违?”太郡曰:“媳今日亲为具奏,求一朝臣保令公而行,彼则不敢生谋矣。”令婆曰:“笔者与太郡同往。”令公大悦,因具酒食相叙。
过了1宵,次日,杨令婆与太郡妻子赴朝。近臣先为奏知,太宗降阶招待。何以君玉假设敬重令婆”因她手上拿一龙头拐杖,上挂一小牌,御书四个字:“虽无銮驾,如朕亲行。”是太祖国君遗敕所赐,以此敬爱之也。太宗接上殿前,命侍官赐二个人绣椅坐定,问曰:“朕未有命,令婆与郡老婆趋朝,欲建何议?”太郡先起奏曰:“闻帝王命将防备番兵。主帅潘仁美,素与杨先锋不睦,此行恐非其利。须念其老爹和儿子忠勤于国,始祖当善遇之。”太宗曰:“此王事耳,外人则不可行。太郡有什么良策?”太郡曰:“君王若必欲其行,须于廷臣中,举盛名望者保之同往,则无虑矣。”太宗曰:“此议甚高。”遂下诏,令文武举择哪个人可保杨业出征者。诏命才下,8王进曰:“臣举一人,可保同往。”帝问是何人。八王曰:“行营都管事人呼延赞,这厮忠义一心,可为保官。”日本东京帝国大学悦曰:“卿此举甚称其职。”即日下命,着呼延赞保杨业一齐出师。令婆与太郡辞帝而出。
是日朝罢,杨业闻赞为保官,不胜之喜,复往雄州,调发所部军马征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