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简要介绍

●蝶恋花·春暮

  李冠(生卒年未详)字世英,历城(今河南利物浦)人。以文化艺术称,与王樵、贾同齐名。同三礼出身,曾任乾宁主簿。事见《宋史新编》卷1七○。有《东皋集》,已佚。《全唐诗》录其词伍首。沈谦《填词杂说》赞其《蝶恋花》“数点雨声风约住,朦胧淡月云来去”句,感觉“‘红杏枝头春意闹’,‘云破月来花弄影’俱不比”。

李冠

  ●蝶恋花·春暮

遥夜亭皋闲信步,才过夏至,渐觉伤春暮。

  李冠

数点雨声风约住,朦胧淡月云来去。

  遥夜亭皋闲信步,才过白露,渐觉伤春暮。

桃杏依稀香暗度。

  数点雨声风约住,朦胧淡月云来去。

什么人秋千,笑里轻轻语?

  桃杏依稀香暗度。

一寸相思千万绪,红尘没个布局处。

  什么人秋千,笑里轻轻语?

李冠词作者观赏

  一寸相思千万绪,红尘没个布局处。

此词通过作者阳春夜晚漫步时所见的山水,表达了小说家起伏扬抑的伤春、相思情怀。全词以清景Infiniti来搭配、暗暗提示人物心绪的变通,构建出一种深婉精彩的意境。

  李冠词作者观赏

“遥夜”交待时间,夜色未深,但也入夜有一段时间了。所行之地是“亭皋”,城市区和太和县区有宅舍亭台的地点。诗人“信步”上着一个“闲”字,点染出一幅随便举步、神魂颠倒的金科玉律。“才过立夏,渐觉伤春暮”是无缘无故之语。按说“小暑才过”,春光正好,诗人却已经“伤春暮”了,看来“闲信步”当含有排遣内心某种积郁的筹划。

  此词通过笔者仲春夜晚漫步时所见的景致,表明了作家起伏扬抑的伤春、相思情怀。全词以清景Infiniti来映衬、暗暗提示人物心绪的浮动,创设出1种深婉杰出的意象。

上片最终两句是词人见识所见,刚刚听到几点雨声,却被春风挡住而听不到了。天上的明亮的月因积有云层而盲目不明。那两句写景,清新素雅而又流转自然。

  “遥夜”交待时间,夜色未深,但也入夜有一段时间了。所行之地是“亭皋”,城市区和无为县区有宅舍亭台的地方。诗人“信步”上着一个“闲”字,点染出一幅随便举步、无所用心的金科玉律。“才过小暑,渐觉伤春暮”是主观之语。按说“大雪才过”,春光正好,诗人却一度“伤春暮”了,看来“闲信步”当含有排遣内心某种积郁的计划。

过片谓那时虽说已过了桃杏盛开的花期,但余香依稀可闻。人为淡月、微云、阵阵清风、数点微雨和模糊可闻到的桃月临花香的美景所感染,那“伤春暮”的心态临时退却了。此处白描手法运用妥贴。

  上片最后两句是诗人眼界所见,刚刚听到几点雨声,却被春风挡住而听不到了。天上的明亮的月因积有云层而盲目不明。那两句写景,清新朴素而又流转自然。

下片贰、叁句词意陡转。诗人遐想联翩之际,听到不远处有女生荡秋千的轻声笑语,她们说些什么听不知晓,但不断扩散的莺语,对她的话是一番掀起。

  过片谓那时虽说已过了桃杏盛开的花期,但余香依稀可闻。人为淡月、微云、阵阵清风、数点微雨和模糊可嗅到的桐月临花香的美景所感染,那“伤春暮”的心怀一时退却了。此处白描手法运用伏贴。

最后两句,写诗人因意中人不身边,以至日常魂牵梦萦。今夜出去漫步,便有望出于排遣对意中人的驰念之苦。举天地之大,竟无一处能够布署作者的忧心,同理可得其徬徨、感伤与烦恼的水准之深。

  下片二、三句词意陡转。诗人遐想联翩之际,听到周边有女子荡秋千的轻声笑语,她们说些什么听不知晓,但不仅扩散的莺语,对她的话是一番抓住。

此词写景显著,抒情真挚,语言浅近,读来委婉迷人,艺术上确有不凡之处。

  结尾两句,写诗人因意中人不身边,以致日常魂牵梦萦。今夜出去漫步,便有望出于排遣对意中人的记挂之苦。举天地之大,竟无1处能够布署作者的忧心,综上可得其徬徨、感伤与烦恼的水准之深。

  此词写景显明,抒情真挚,语言浅近,读来委婉动人,艺术上确有不凡之处。

  ●六州歌头·西楚霸王庙

  李冠

  秦亡草昧,刘、项起吞并。

  鞭寰宇,驱龙虎,扫欃枪,斩长鲸。

  血染中原战。

  视余、耳,皆鹰犬,平祸乱,归炎汉,势奔倾。

  兵散月明。

  风急旌旗乱,刁斗3更。

  共虞姬相对,泣听楚歌声,玉帐魂惊。

  泪盈盈。

  念花无主,凝愁苦,挥雪刃,掩泉扃。

  时不利,骓不逝,困阴陵,叱追兵。

  呜咽摧天地,望归路,忍偷生!

  功盖世,何处见遗灵?

  江静水寒烟冷,波纹细、古木凋零。

  遣行人到此,追念益伤情,胜负难凭!

  李冠词作者观赏

  此为咏史怀古词。全词通篇隐括《史记》中的《楚霸王本纪》,把楚霸王从起兵到破产的屈曲进度熔铸词中,将项籍的壮士气概表现得慷慨雄伟。全词音调悲壮,气势不凡,情致感奋,于婉约绮靡的词风之外,又展现出一种壮怀激烈的侠义之气,有力地开采了词境和词意。

  上片早先两句用笔不凡,高屋建瓴,导引全词,归纳叙述秦亡后,汉太祖和项籍的战役。以下四句,转而追叙西楚霸王起兵反秦时的精锐气魄:“鞭寰宇”,写他欲以力征天下,以成霸王之业。“驱龙虎”,写他有龙虎一般的爱将供她敦促,“扫欃枪,斩长鲸”,台湾巨鹿救赵之战中,他俘虏了辽朝新秀王离,招降了将帅章邯,深透消灭了秦军政大学将,注定了它的灭亡。以上④句形象地归纳了项籍巨发展强大以及消灭秦军老马的圣人战功。“血染中原战”一句,笔峰突转,与起初两句呼应,将视界拉回楚汉相争的沙场。

  “视余、耳,皆鹰犬,平祸乱,归炎汉,势奔倾。”形势突变,楚霸王所救助起来的张耳、陈余等人,汉高帝看来,只但是是鹰犬而已,结果张耳投降,陈余被杀,不附汉的众诸候,二个多个被扑灭,汉太祖得到了凯旋,项羽转强为弱,陷入困境,率众南走。上片结尾7句,通过描写垓下之围中楚军于月明之夜草木皆兵、四面被围,西楚霸王惊闻楚歌4起,而与虞姬泣其他悲壮场地,形象地描绘出楚霸王英豪末路、惨烈凄楚的印象。

  过片四句,以简要而活泼的语言表现虞姬对楚霸王赤胆忠心的精诚情绪、可歌可泣的节烈行为,构建出三个断定的正剧形象。“时不利”到“忍偷生”,写西楚霸王突围后先困于阴陵,继又单骑被楚兵追至大渡河自刎身亡的高寒结局,使项籍这一印象的正剧色彩越来越深入。“功盖世,何处见遗灵。”表现了小说家对楚霸王的中度评价。“江静”两句构建出一片荒寂景观,和项氏当年反秦时威武雄壮的外场产生了显眼的相比。

  结拍三句收束全篇,点明宗旨,表明出不以成败论豪杰的研商,抒写了散文家对项籍的极其同情和深入怀念。

  那首词对楚汉相争这一雄壮的野史事件的表现,虚实结合,中度凝炼,色彩明显,形象卓绝,构思奇妙,布局精巧,大气磅礴,形神兼备,富于历史的形象性和艺术的感染力,充满历史的纵深感和稳步的喜剧色彩,读来令人扼腕惊叹,流连忘返,扣人心弦。称此词为宋豪放词、怀古词中的特出代表,当不为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