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狐白狐嗥古城,月落未落太白明。谁言天下无健者,长啸出门刀自横。——清代·丘逢甲《答丁三叔雅
其一》

永利集团登录网址,红莲白苧美人家,跨凤乘鸾事岂赊。锦绣好裁双粲枕,珍珠须缀五云车。敢夸神女凌秋水,欲笑灵妃待晓霞。桃李从今莫教发,杏媒新有柳如花。——明代·陆贻典《次牧《翁六月七日迎河东君于云间喜而有述》诗》

答丁三叔雅 其一

清代:丘逢甲

丘逢甲(1864年~1912年)近代诗人。字仙根,又字吉甫,号蛰庵、仲阏、华严子,别署海东遗民、南武山人、仓海君。辛亥革命后以仓海为名。祖籍嘉应镇平。同治三年生于台湾彰化,光绪十四年中举人,光绪十五年登进士,授任工部主事。但丘逢甲无意在京做官返回台湾,到台湾台中衡文书院担任主讲,后又于台湾的台南和嘉义教育新学。

丘逢甲

微词猜薄倖,闲凝愁、真有泪如丝。看浅碧萦眉,低徊幽恨。斜红绕脸,掩映明姿。行云梦、半篝香缭绕,千点月参差。暗里形相,十年依旧。意中盟誓,一笑先知。风流凭谁赏,前欢在,也应不负心期。观黏鸡贴燕,玉琯偷移。料翠盘初整,泥抛骰子。夜灯重试,定簇峨儿。最是春初时节,牵惹相思。——清代·史承谦《风流子三首
其三》

风流子三首 其三

车盖亭亭,斜日未西,浓遮屋䪜。看织成茜罽,柔还似毳,吹将柳絮,撒不因盐。绛节珊珊,碧幢冉冉,销尽当空火伞炎。风幡引,有竿旌析羽,染以朱湛。倘教开傍妆奁。似荡漾流苏羃画檐。更绛纱系处,同心试绾,紫罗剪就,纤手轻拈。近看如无,深藏不见,隔著墙头春色添。空阶畔,剩蒙茸残雪,采亦盈襜。——清代·叶昌炽《沁园春
其一 马缨花》

沁园春 其一 马缨花

画台插汉高何极,临来下疑无地。槛曲虹垂,檐虚霞构,天影澹交金翠。春深罗绮。护弱柳攕花,东风偷避。歌舞飞仙,更还知否有尘世。阑干徙倚,望远乱峰千叠,并都是云气。暝霭青浮,夕阳红划,点点雁痕明字。吟魂荡未。定醉倒璚船,相邀月姊。平楚苍茫,万声何处起。——清代·叶九苞元壁《齐天乐
沃洲陈春棹济燮倡寸鱼园十咏诗徵和,得凌虚台》

齐天乐 沃洲陈春棹济燮倡寸鱼园十咏诗徵和,得凌虚台

清代:叶九苞元壁

画台插汉高何极,临来下疑无地。槛曲虹垂,檐虚霞构,天影澹交金翠。

春深罗绮。护弱柳攕花,东风偷避。歌舞飞仙,更还知否有尘世。

阑干徙倚,望远乱峰千叠,并都是云气。暝霭青浮,夕阳红划,点点雁痕明字。

吟魂荡未。定醉倒璚船,相邀月姊。平楚苍茫,万声何处起。

1

次牧《翁六月七日迎河东君于云间喜而有述》诗

明代:陆贻典

陆贻典(1617-1686)明末藏书家、虞山诗派遗民诗人。一名陆典,早年名陆行,又名陆芳原,字敕先,自号觌庵。江苏常熟人。
明诸生。年少时,即笃志于坟典,学问极有根底。弱冠后与里中诗人吟咏结社,刻《虞山诗约》,入钱谦益门下。博学工诗。其论诗谓法与情不可缺一。又工书法,尤长汉隶。精校审、富于藏书,多善本。收藏校雠图书,精力于诗,显示虞山诗派中坚的风貌。

陆贻典

道人爱饮灵泉水,清晓提壶露湿衣。黄叶不离松下火,白云常护竹间扉。厨香斋钵和钟动,塔响檐铃识鸟归。何日丹炉容我伴,荷锄还问药苗肥。——清代·马凤翥《题张羲阳道院》

题张羲阳道院

无力支持,脱却轻棉,千条万条。看乍寒乍暖,抛残紫陌,和烟和雨,乱点红桥。色怕泥污,肌如玉洁,妙手何人擅白描。推窗望,让谢家道蕴,咏絮才高。春来争不魂销。更自喜、身轻分外娇。讶花间新蝶,纷纷起舞,枝头残雪,点点难消。浅碧池塘,淡香楼阁,一望珠帘影动摇。东风好,免拖泥带水,吹上云霄。——清代·高佩华《沁园春
杨花》

沁园春 杨花

夙闻塔山胜,筇枝拄朝暾。陟巘四五重,一径万绿繁。曲涧清可鉴,琮琤鸣云根。阳坡敞古寺,传有唐梅存。寺北恣幽讨,风磴藤萝扪。两石相倚薄,中虚成一门。小憩群鼓勇,复讶怪石蹲。偃盖二丈余,独不藉坤元。下劣通人行,颓势尤惊魂。斑驳呈众色,片片云霞痕。拾级体欲疲,两亭倏高骞。晴岚生杖底,近峰皆儿孙。荆豫及吴山,黛色如缭垣。义水带其趾,点缀桑麻村。应接无暇日,徙倚澹忘言。所见过所闻,烂漫倾芳樽。——清代·马潜《塔山》

塔山

清代:马潜

夙闻塔山胜,筇枝拄朝暾。陟巘四五重,一径万绿繁。

曲涧清可鉴,琮琤鸣云根。阳坡敞古寺,传有唐梅存。

寺北恣幽讨,风磴藤萝扪。两石相倚薄,中虚成一门。

小憩群鼓勇,复讶怪石蹲。偃盖二丈余,独不藉坤元。

下劣通人行,颓势尤惊魂。斑驳呈众色,片片云霞痕。

拾级体欲疲,两亭倏高骞。晴岚生杖底,近峰皆儿孙。

荆豫及吴山,黛色如缭垣。义水带其趾,点缀桑麻村。

应接无暇日,徙倚澹忘言。所见过所闻,烂漫倾芳樽。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