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末大雪与王冰伯元力夫小酌试压元字

近现代:吴金水

云山四望影模糊,闲坐长廊意自如。半岭飞烟含迹象,满庭微雨锁清虚。殷勤僧侣添茶点,络绎乡人索手书。亭午斋厨呼飨客,堂前遥听杵钟疏。——近现代·吴金水《香山寺坐雨》

香山寺坐雨

谷口鸣猿急,波前落日微。溪流土不见,石聚树仍稀。野饭留行客,山风净旅衣。田家投宿稳,犹及暮云归。——明代·李达《宿浮溪》

宿浮溪

眼中阅尽沧桑变,修得超然世外心。早把南溟高翥意,化为北牖浅杯斟。香灯卷轴怡情友,夜雨梧桐助梦琴。回收诗林两千载,几人九十尚能吟。——近现代·吴金水《仰老九十华诞有诗见示敬步元韵为贺》

仰老九十华诞有诗见示敬步元韵为贺

近现代:吴金水

眼中阅尽沧桑变,修得超然世外心。早把南溟高翥意,化为北牖浅杯斟。

香灯卷轴怡情友,夜雨梧桐助梦琴。回收诗林两千载,几人九十尚能吟。

1

幽居早已赋归来,膝下贤儿胜老莱。为共遨游还旧诺,不辞耄耋伴庸才。宜春灯火丰城月,赣水烟波梅岭杯。每忆相携临绝顶,苍颜一笑眼纹开。——近现代·吴金水《仰翁以耄耋之龄相陪自宜春至丰城再到南昌始还途中更以诗见赠感愧之馀赋此作答》

飞雪弥天涤旧烦,又逢一岁续西元。宫城尽掩黄金顶,道路新妆白玉藩。釜底鱼龙兼五味,酒边山海付千言。当窗任是彤云合,薄醉炉前胜负暄。——近现代·吴金水《岁末大雪与王冰伯元力夫小酌试压元字》

仰翁以耄耋之龄相陪自宜春至丰城再到南昌始还途中更以诗见赠感愧之馀赋此作答

近现代:吴金水

高松奇石入九霄,天际天都去未遥。两上黄山云中客,萧然怀古雨潇潇。——清代·吴灏《黄山西海饭店坐雨》

黄山西海饭店坐雨

飞雪弥天涤旧烦,又逢一岁续西元。宫城尽掩黄金顶,道路新妆白玉藩。釜底鱼龙兼五味,酒边山海付千言。当窗任是彤云合,薄醉炉前胜负暄。——近现代·吴金水《岁末大雪与王冰伯元力夫小酌试压元字》

岁末大雪与王冰伯元力夫小酌试压元字

契合诸方有妙心,玲珑世界发清吟。百年一日轮回过,那问人间已陆沉。——近现代·李映斌《瑞士钟表》

瑞士钟表

近现代:李映斌

契合诸方有妙心,玲珑世界发清吟。百年一日轮回过,那问人间已陆沉。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