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居不许穿云到,宝阁仍忘破晓登。多少从来疑着处,一齐分付打包僧。——南北朝·邹浩《留别兴安唐叟元老推官
其三》

风前火烈逢真玉,雪后大寒见老松。携得此心归北去,与君无处不相逢。——南北朝·邹浩《留别兴安唐叟元老推官
其二》

留别兴安唐叟元老推官 其三

南北朝:邹浩

邹浩(1060—1111)字志完,遇赦归里后于周线巷住处辟一园名“道乡”,故自号道乡居士,常州晋陵人。生于宋仁宗嘉祐五年,卒於徽宗政和元年,年五十二岁。元丰五年进士,调扬州颍昌府教授。吕公著、范纯仁为郡守,皆礼遇之。哲宗朝,为右正言,累上疏言事。章惇独相用事,浩露章数其不忠,因削官,羁管新州。徽宗立,复为右正言,累迁兵部侍郎两谪岭表,复直龙图阁。卒谥忠,学者称道乡先生。浩著《道乡集》四十卷,《四库总目》传于世。

邹浩

游了诸山问了禅,却来庵里坐安然。何如一瓣焚香去,飞作祥云遍九天。——南北朝·邹浩《示衡岳寺善果庵道成庵主》

示衡岳寺善果庵道成庵主

霜风战芜城,耿耿袖间手。峨冠何许来,逸气蟠九有。入眼无可人,终焉收下走。舌端写天河,那知胆非斗。离亭巧梯媒,节物几榆柳。所向曹匼阿,刚肠欲雷吼。饥寒挽柴车,莫获亲可否。年来但韦编,妙处知不朽。规模绵古今,元自一布肘。翛然环堵中,未觉羲皇久。三复鹡鸰诗,亦已等妍丑。此心千里同,岂愧鼻如口。更闻隐君子,随风落岩薮。崇朝公事休,嗜好斥杯酒。幅巾款玄谈,聪明谢天诱。万象悬目前,轩豁开户牖。坐令黄堂上,观净亦成垢。维皇急亲贤,承庸拔师友。丘壑难自娱,岩廊拱文母。只恐行赐环,仙去误鸡狗。与其羡长生,孰若寿黔首。一语君试听,黄梅未当剖。——南北朝·邹浩《次韵苏子骏寄其弟世美》

次韵苏子骏寄其弟世美

把酒东南望,关心歙水边。三君同别我,小友不论年。贾虎风行地,王珠月映川。州人亦惊倒,此客定能贤。——宋代·项安世《寄罗主管四首
其二》

寄罗主管四首 其二

宋代:项安世

把酒东南望,关心歙水边。三君同别我,小友不论年。

贾虎风行地,王珠月映川。州人亦惊倒,此客定能贤。

1

留别兴安唐叟元老推官 其二

南北朝:邹浩

邹浩(1060—1111)字志完,遇赦归里后于周线巷住处辟一园名“道乡”,故自号道乡居士,常州晋陵人。生于宋仁宗嘉祐五年,卒於徽宗政和元年,年五十二岁。元丰五年进士,调扬州颍昌府教授。吕公著、范纯仁为郡守,皆礼遇之。哲宗朝,为右正言,累上疏言事。章惇独相用事,浩露章数其不忠,因削官,羁管新州。徽宗立,复为右正言,累迁兵部侍郎两谪岭表,复直龙图阁。卒谥忠,学者称道乡先生。浩著《道乡集》四十卷,《四库总目》传于世。

邹浩

我从梅花海里来,惊此两枝堂上开。不由天降非地出,道人作么生栽培。无缝塔子通一线,放光照醒陈根荄。玉蟾银汉雨初霁,半启琼室通瑶台。香云漠漠护颜色,世眼欲睹诚难哉。不如取酒共春醉,一杯一杯复一杯。——南北朝·邹浩《观华光长老仲仁墨梅》

观华光长老仲仁墨梅

此身风中蓬,飘飖洛西豪。所向不胶漆,杜门天自高。坐怀平生友,皎皎眉间毫。书随鹊声来,厚我逾绨袍。如何东野鸣,亦复追离骚。彼苍久已均,后逸须先劳。试看刀笔微,他日犹萧曹。麴蘖正多事,要在餔其糟。勿谓伯乐死,辕下终奇遭。况乃掣电中,几许堪游遨。展江涵清空,春光集渔舠。命驾裁数驿,慰此心忉忉。吕安何人斯,君首无徒搔。——南北朝·邹浩《次韵醇中见寄》

次韵醇中见寄

兵馀初傍碧钩栏,青杏垂垂绿荫团。手接叶条成太息,一春花好不曾看。——宋代·项安世《漫兴四绝
其四》

漫兴四绝 其四

宋代:项安世

兵馀初傍碧钩栏,青杏垂垂绿荫团。手接叶条成太息,一春花好不曾看。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