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曰:五星者,玉皇上帝之使也。禀受帝命,各司其职,虽幽潜深切,罔不悉及之。故福德佑助,祸淫威刑,或顺轨而守常,或错乱而表异,光芒角变,色动衰盛,居留干犯,勾冲掩灭,所以通告下土。

五星统论第一百五十

凡五星五有常色,本体吉。岁星青,荧惑赤,镇星黄,太白白,辰星黑。

岁星之行也,大阴在四仲,则岁行三宿;大阴在四孟及四季,则岁行二宿。二八十六,三四十二,行二十八宿,十三周岁而周一也。荧惑之行,常1月入大微,受制而出,行列宿,同无道,出于无常也。太白之行,常以孟陬丁卯见营室,与荧惑俱晨出东方,二百八日而入,入30日而复出西方,二百二日而入,入十三日而复出东方,出以辰戌,入以丑未也。辰星之行也,常以十二月大暑见奎、娄,110月冬节见东井,十一月小寒见角、亢,十7月长至节见牵牛,出以辰戌,入以丑未,二旬而入。辰候之东方也,戌候之西方也。镇星之行也,常以庚辰元始天尊建斗,岁镇一宿,二十八宿而礼拜天也。凡四星与镇星合,则为内哄。与星辰合,则为变谋,为饥,为旱。与太白会,则为白衣之会,及为水。荧惑、太白合,则为死丧,用兵者凶。与镇星合,则忧。与辰星合,则军困,先举兵者力克。镇星与辰星合,则有覆军亡师。与太白合,则为疾病,为内哄。辰星与太白合,则为变谋,为兵忧矣。凡岁星、荧惑、镇星、太白与辰星斗,皆战争之象,兵不在外与内,兵构乱。一曰:火与水合为淬,与金合为铄,不可举事用兵。土与金合国亡,与木合国饥,与水合为壅沮,不可举事用兵。木与金合斗,国有内耗(同舍为合,相陵为斗)。二星左近者其殃大,二星相远者无伤也(犯者七寸以内光芒相及也,陵者相过也)。凡五宿所聚之宿,其国当亡于下。从岁星以义,从荧惑以礼,从镇星以重,从太白以兵,从辰星以法。二星若合,是为警立绝行,其国内外皆举兵,人民并日而食,改立王公。四星若合,是谓大荡,其国兵丧并起。五星若合,是谓易行,有德受庆,王者奄有举世,主持泰平。五星大,其事立;五星小,其事不立。凡五星色皆圜白,为丧为兵;赤,为旱;青,为忧,为水;□黑,为多疾;黄,吉。五星皆角而赤,兵大起;黄,有争地之役;角白,丧;角青,亦兴兵;黑,潦。五星同色,天下偃兵,百姓安居。夫太白主中国,而辰金轮炽盛胡貉也。凡五星早出为盈,晚为缩。盈为客,缩为主人。五星盈,必有天应。五星入太守,兴兵吉。五星犯毕,兵起。用兵之道,不能够先备五星之休咎,是举其师与敌也。

凡五星黄角,兵交争;赤角,犯小编城;白角,有边兵;青角,愁肠生;黑角,死丧行。

水星第第一百货公司五十一

凡五星色变常者,青忧,白兵,赤旱,黑丧,黄则全世界大熟。「岁星占」:

月孛星者,东方之宿也,木之精也。所临之地,必有福。圣上布德,人君之象也。其下为太和之神,以逆行为不轨,为贼殃。其Saturn小则多病,大则喜。以作之宿为有礼,有福。苟无礼,则无福。所见之分野,不依位而见,其色光芒动摇,谓之怒。此则无礼也,故有殃。其精所居之地,或为妇人或为近臣,扬其殃祸,乱其平民,歌谣异语,兴动盛衰。凡Saturn出,若非常之处,青灰之色勃勃然有光辉三角者,名曰摄提,亦名应星,亦名重华。若角边见者名重华,久住有灾,过则无灾,兵丧应之。金星所临之国不可伐,伐者受祸;能够伐罪人。凡紫炁星之行也,进舍为盈,退舍为缩。盈则其国有兵无伤,缩则其国有忧而将死军败。设有所去焉,则失地;所到焉,则得地。亦曰:当居不居国亡,所居之国昌。已居之而东西去者凶,不可举事用兵,以安静高度吉。凡罗睺守亢,则天下兵起。乘昴,阴国有忧,胡王死。入毕,边兵起。犯及附耳,兵亦起。犯参伐,兵起。经柳,兵起。守轸,兵起。入五车,兵起。守羽林,兵起。犯参、旗,兵起。

木乘金,偏将军死。

罗睺第一百五十二

木金合,斗将死。

金星者,南方之宿,火之精也,为执法之星,岁七日天。其形焰,其行速,与诸星迟逆差别。所临之地,主兵饥丧乱,妖孽。常以十一月入北帝宫受制,取无道之国,出入常以句龙为凶。一云,东西北北京有线电有常定,其位下为风伯神,一名罚。罚者,其形类留彗,勃勃赤焰如火,见于分野有忧,国人饥乱,父不父,子不子,甲兵起,征讨不息。其精在无道之国,化为童儿,著赤衣在于厘里,教为歌谣,使国人相惑;或为异鸟,飞入军营。皆有灾异。此星者,五星中可是妖恶,灾异甚于诸星。或逆行一舍、二舍,为不祥。居之1月,所临之分公私灾。3月受兵,十月国叛亡地,5月大败亡。且夫Saturn之精气也,为乱,为贼,为饥,为丧,为兵,所居之国受殃。角而动者绕环之,及乍前乍后,乍左乍右者,灾愈甚。若水星临敌,作者利之,能够力攻之;临我则勿妄动。荧惑出则有士兵,入则兵散。冲突止散,乃为死丧寇盗也。临其地则亡地,以战则不胜。东行疾则兵聚于东方,西行疾则兵聚于西方,其南为夫君丧,其北为女士丧。金星,太岁理也。故曰虽有后国君,必视计都星所在。凡鹑火之时,宜背午地。他皆仿此。火犯土、木,主战斗。罗睺搏之,亡偏将。火环木星,偏将死。与紫炁星相违而斗,破军杀将。入金中国土木工程公司出者,破军杀将,客胜。火出所在,不利先起。犯左右角及守亢,兵起。入房,马贵。入糠,兵起。犯南斗星,破军杀将。火入女及入危,兵起。守昴,西戎不宁,匈奴破在三年。犯毕左角,大战;右角,小战。犯附耳及角,兵起。犯参,兵起。犯东井一星,将军野战死。犯鬼,兵起。守七星,有外兵起。火乘张及与张合,兵大凶。守张合,老将惊。犯翼,边兵起。入轸,兵起。火行福建界,边兵起。犯大微宫门之右,新秀亡;左,小将亡。

木守七星,天下起兵。

Saturn第第一百货公司五十三

木乘昴,国有忧,番主死。

罗睺者,西方之宿,金之精也。岁行分方,主义,主将策,主奸谋,主诛伐,将军之象也。其精下为风伯、风师,所在之宿,止其分野。其芒色摇摆,能够随形见灾,以出入临时为凶。其星日不依状,若没色大吗光。大者,表天皇之德正也。若合伏不伏,合见不见,不以常道者,此主君之失掉政权臣下用权之兆也。或见那多少个之处,芒角七锋,色多似赤者,名曰七公,亦曰殷公,亦名太公,表天皇革政大丧之兆也。或出东方,不依伏没,其精名启明,亦名天相,乃在左右大臣不赴君心也,万姓苍皇,流移异国,兵革伏起。其星凡锋色白晕,其精伏于昴酉四十二三日。若依位而见,则灾消,名更。见于特别,其名大嚣,亦曰大泽,亦曰爽星。芒角所临之国,其大灾有七:一曰大水,二曰大火,三曰亡散,四曰兵聚,五曰大兵,六曰大饥,七曰诸侯死境、虫兽食人、天下大乱。日南方,土星居其北者曰盈,王侯不宁,用兵进吉退凶;日北方,木星居其南者曰缩,王侯有忧,用兵退吉进凶。当出不出,当入不入为失舍,不有破军必有回老家之兆。一曰:天下偃兵,野有兵者,所当之国民代表大会凶。当出不出,未当入而入,天下偃兵,兵在外则入。未当入而入,未当出而出,天下举兵,所当之国亡。当期而出,其国昌。出青为东方,入黑为北方,出白为天堂,入赤为南方。所居久,其国利。疾过,其乡凶。入二七日而后复出,将军战死。入十17日而后重现,相死。入又重现,王者恶之。已出26日而复微,入十10日而乃复盛出,是谓Й伏,其下国有军将死。已入二日又复微出,二十四日乃复盛入,其下国有忧师。师虽众,敌食其粮,用其兵,虏其帅。出西方失行,夷狄兵败;出东方失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兵败。一曰:出早为月食,出晚为天矢为流星,将发于无道之国。罗睺出而留桑榆间,病其下国(行迟而下也,正出举目,平正出桑榆上,馀二千里焉)。上而疾,未尽期日过最高,病其对国。分天为三,在戌酉过其一也。火星经天,天下革主。日,阳也;木星,阴星也。日出则星亡。昼见于午,上于经天,是谓乱纪。罗睺昼与日争明,强国弱,女主昌。罗睺者,兵象也。出而高,用兵吉;浅,凶。Saturn庳浅,吉;深,凶。行疾,用兵疾,吉;迟,凶。行迟,用兵迟,吉;疾,凶。有芒角,敢战,吉;不敢战,凶。击角所指,吉;逆,凶。进退左右,用兵进退左右,吉;静,凶。圜以静,用兵静吉;躁,凶。土星出则兵出,入则兵入。顺之吉,反之凶。赤角,有战。木星者,犹军也;而荧惑,忧也。故Saturn从水星,军忧;离之,军舒。出水星之阴,有分军;出Saturn之阳,有偏将之战当其行。木星还之,破军杀将也。辰星者,杀伐之气,大战之象也。与罗睺俱出东方,皆赤而角,夷狄败,中夏族民共和国胜。与Saturn俱出西方,皆赤而角,中华夏族民共和国败,夷狄胜。五星分天内部,积于东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代表大会;积于西方,夷狄用兵者利。辰星不出则土星为客,辰星出则火星为主。辰星与土星不相从,虽有军不战。若辰星出东方水星出西方,辰星出西方月孛星出东方为格,野虽有兵不战。辰星入金中四日乃出,及入而上出者,破军杀将,客胜;下出者,客亡地。辰星抵金不去者,将死军败。正其上出,破军杀将,客胜;下出,客亡地。视其所指,以名破军。水星绕环Saturn若斗,战争,客胜,主人吏士死。水星与金斗,可咸剑(咸剑者,其间可容一剑也),小战,客胜。居Mercury前,二五日军罢。出罗睺左,小战。历水星右,数万人战,主人吏士死。出金右去三尺许,军急约战。凡Saturn所出、所直之辰,其国为得位,得位者战胜。所直之辰,顺其色而角者胜,其色害者败,各处而败向也(郑色黄而未苍小败,宋色黄而赤黑者小败,楚色赤黑小败,燕色黑黄惜败,移却则胜之)。罗睺白,比狼;赤,比心;黄,比参;右肩青,左肩黑,比奎。大星色胜位、行胜色(大白行得其度,则胜色也),行其度尽,胜之。凡罗睺与月相夹,有兵,拔城,偏将战。与月俱出,守城者败。与列宿相犯,小战。与五星相犯,战争。火星在南,南军胜;在北,北军胜;出东方,背之吉,逆之凶。西、南亦如之。土星守南斗,二十十一日夷狄来侵。入羽林,兵起。食昴及食毕,胡王死。月孛星之光暗,退步将死。月孛星变色,随方色战,吉。若青则东克,馀亦如之。入月,客兵败将死。色白而角,可与战。土星之出也,初大后小,兵弱;初级小学后大,兵强。罗睺与水星一东一西,害王侯;一南一北,刀兵伏藏。犯毕左角,左将死;右角,战斗,将死。陵房色赤,兵起。勾己,大战,不胜,将诛。水星出入而留守于尾,兵起于野,将士满道。入南斗,将战死。犯河鼓,败军杀将。犯牵牛,将失众,守兵作。犯房,亦兵起。入室,暴兵满道,将死。犯东壁,大兵起。守奎,国外兵入犯塞。守娄,征无功。守胃,兵起,胡王死,南蛮多忧惊。犯毕,边兵欲毁。入毕口,马贵,军伤。犯觜,兵起。犯参,边兵起,左右厢老马忧。犯参、伐,兵起。犯井,将军恶之。入井,兵起。犯舆鬼,兵起。入柳,兵起,益地。守柳,大将死。犯星,老马入塞。入翼,天下兵起。犯轸,其国兵大起。

木入毕,中边起兵。

水星第一百五十四

木犯毕,附耳起兵。

水星者,北方之宿,水之精也。出于仲吕,天下和平。若麦秋月不见,则灾变生,大饥,阴阳错乱,国家倾危,冬温夏凉,害人伤物。主制五刑,偏将军之象也。其精下为先农之神,以不效为凶。一名纽极。变色出己所见有时之处,其光镉绿辉辉然者,此国君之为德及也。如此星见,多夜雨昼晴者,臣下用阴谋其上也。至于偏裨地,皆放此。其星若不见四仲见于四孟之月者,其神仙名勾星。光芒勃勃然如片云,大如景星灿烂,二月所见,分野人多流亡,迭相啮食,白衣集会,兵起,吞并九州,十年大荒。其变如此,审详候之。其久而不没,光聚两角,变彗勃勃然者,象海鲸鱼死,易王迎新之象。其神又名爨星,芒急辉辉然,其芒角五锋状如励剑,形于万物者也。早为月食,晚为流星。不经常不出,其时不和;四时不出,天下大饥。失其时而出,当寒反温,当温反寒。当出不出,是谓击,卒兵大起也。与他星遇而斗,天下大乱。凡水星入月,主败兵。与罗睺合而出,破军杀将,客胜。视旗所指,以命破军。环紫炁星,大战,客胜。守房,胡败。守娄,兵起。犯毕,夷伤主人,客胜。出昴北,胡主死。守毕、昴,边兵起。守参、伐南,东夷入塞。入井,则兵进;出井,则兵退。犯鬼,兵起。入娄,兵起。守柳,牛马贵。守张,兵起。入翼,兵大起。犯五车,兵起。留心,兵起四方。

木守参,伐有兵。

Saturn第第一百货公司五十五

木犯井,起兵。

Saturn者,中心之宿,土之精也。若见于四季,表主之盛衰也。其神隐于大微,或下于红尘,为妖异,为艳女起乱,亡破国家,为妖言惑乱人心;或为近臣,间斗忠良。若其星星的亮光润显然,见井、鬼之间,伏没依常道,则正道不失;不依常道,则三纲错乱。夫此星之色本黄而美好独锋在上,如火焚之状,四面象光细而附上毳然,即土星之本体。Saturn所居国,吉。未当居而居之,若已去而复还,居之国得土地。当居不居,既已居之又东西去之,国失土。居其宿久则福厚,居其宿易则福薄。当居不居为失镇,其下国可伐,得者不可伐。其盈为王不宁,缩有军不复。一曰:既已居之,又东西去之,其国凶,兵将乱,不可举事用兵。失次二舍、三舍,有王命不成,不然将有大水。凡犯左角,老马战死。守右角,兵起。守糠,兵大起。入天庙,兵大起。守虚,有客兵至,可是12日自去。守奎,入奎,有边兵起。入娄亦如之。入胃,客兵败,主兵不用。入昴,胡主死。入毕,臣下为乱。入觜,兵起逆行。守参,胡兵起。守井,越兵起。入胃,舍七星,兵起,负海南大学饥。守张,多盗贼,兴土工,兵起。入轸,兵发事自败。入天库,兵起。守湖北界,南蛮兵起。出东掖门,为老马宝事。出西掖门,为主力受事,西出受刑。

木经柳,有兵。

古典文学原著赏析,本文由小编整理于网络,转发请申明出处

木守轸,罢兵。

木入轸,通判兴兵吉。

木入五车,兵起。

木守羽林,兵起。

木犯参旗,太史出征凶。「营惑占」:

火用,宜背火,在鹑火之次,宜背午地,他皆仿此。

火犯木土,为战役,传云:亡偏将军。

木星环太白,偏将军死。

火与太白相连而斗,破军杀将,客胜。

火入太白,中上出,破军杀将,客胜。

火所不利,先火起,犯左右角,有兵。

火守亢,有兵。

火入亢,有兵,水灾。

水入房,马贵;火出房,马贱。

火入糠,兵起。

火犯南斗,破军杀将,一年吴主死,中夏族民共和国饥。

永利集团娱乐 ,火入牛,破军杀将,越主死。

火入须,女入危,兵起。

火犯东壁,伏兵起。

火守昴,南蛮不安;入昴,匈奴破期三年。

火犯毕,左角战役,右角小战,五星犯毕,边兵起。

火犯附耳,兵起。

火犯觜,赵凶,兵起;犯参,兵起。

火入东井一星,将军野战死。

火犯舆鬼,兵起。

火守七星,外有兵起。

火乘张,有兵;火与张合,兵起;火守张,上大夫惊。

火犯翼,边兵起。

火入轸,有兵。

火犯太微宫门左,老马亡;犯在右,老将亡。

火犯角,大臣乱而有忧。

火入亢,有白衣,会主将死,人多疾疫。

火入氐,兵起,失国,天子恶,赦吉。

火犯心,战不胜,大将亡,绝嗣,大臣乱,主出营,有哭泣。

火入尾,臣下妖淫,年多妖祥,大乱。

火入箕谷,大妃嫔后恶之,燕主死。

火入虚,齐王死,相出走,兵罢。

火犯毕,人疫,臣反,主崩,大水,兵起。

火入壁,魏主死,天下兵起;留壁二十四日,有土功,米贵,女主恶之。

火犯奎,鲁王凶,大水,大疫,大臣谋主。

火犯娄,有暴兵,死主,大饥,盗贼起。

火犯胃,赵有大兵,主大捷。

火犯鬼,执法有诛,天下大疫,有女丧,大赦吉。

火犯柳,有土功。

火犯星,大臣乱,易服色。「镇星占」:

土犯左角,老马战死,火灾;土守右角,兵路不通。

土守亢,有兵,臣下反。

土守糠,大兵起。

土入天庙,有兵起。

土守虚,出入,有客兵至,不过十30日,自去。

土入奎,兵起。

土入娄,边兵起,天下凶。

土入胃,客军败,主军胜。

土入昴,番人为乱,番主死。

土入觜,兵起。

土逆行、守参,有胡兵。

土守井,越兵起。

土出入胃舍七星,兵起,负海南大学滨。

土守张,多盗贼,兵起,兴土功。

土入轸,兵发而自败。

土入天库,有兵。

土守南河,北狄兵起,边界有忧。

土出东掖门,为将队伍容貌,东出德门;出西掖门,为将守事,西出刑事。

土犯氐星,皇后忧,宫人死,天下大疫。

土犯房,天下相伐,皇妃亡,胡兵起。

土犯心,天子绝嗣,将相死放,大赦、修德,吉。

土犯尾,天下不安,后妃恶之。

土犯箕,大乱,女主忧,民流亡,大兵起。

土犯斗,其国失地,先水後旱,大臣逆乱。

土犯牛,有奸贼,牛马弃于道,天下急,宜赦。

土犯女,更法令,天子喜,有女丧。

土犯虚,有刑令,大忧,有客兵,鈇钺用。

土入危,天下乱,国亡,将死,人哭泣。

土入室,关梁不通,妃嫔死,女孩子恣横。

土犯壁,远方入贡,国民代表大会水,天下立主。

土犯毕,令不行,将相亡。

土入觜,相死,兵大起,侵死,有反者。

土犯参,多水旱,边兵起。

土入井,水旱,大臣死。

土犯鬼,多戮死,秦地有反。

太白占

太白一名长庚,西方金德,青龙之精,招摇之使,其性刚,其义断,其事收,其时秋,其日庚辛,其辰申酉,其帝白帝,其神金神。太白主兵马,为太史,为威势,为割断,为杀伐,故用占之。是以重述其德,异於常星也。

金体大而色白,光明而润泽,所在之地,兵强国昌。兵出则出,兵入则入;顺之吉,逆之凶。出高深切,吉浅入凶,先起胜;出下浅入,吉深刻凶,後起胜。

金昼见。有军,军罢;无军,军起。

金出东方,始出为德,月未尽二一日,在月南,得行;在月北,失行。是谓反生,不有破军,必有屠城,北国当之。

金出东方,月未尽30日,在月北,负海之国不胜;在月南,中中原人民共和国胜。

金出西方,为德,月十日金在月北,负海之国大捷;在月南,中夏族民共和国分外。

金与月相夹,有兵,拔城,偏将战役;金与月并出,守者屠城。

金与列宿相犯,小战;与五星相犯,大战。金在南,南军胜;在北,北军胜。

金出东方,举事用兵,顺之吉,逆之凶,东南北,皆仿此。

金守南斗,二十一日,夷狄来侵。

金入羽林,兵起。

金昴毕,胡王死。

金光暗,战不胜,将军死。

金变色,制服,随方色而占之,色青主东方,他皆仿此。

金入月,客军事力量克,野有死将。

金白而角文,可战;赤而角武,不可与战。金与木合,无怒必战。金应出而不出,应入而不入,此为失舍,不有破军,必有死将;所受之邦,不可与战。未当出而出,未当入而入,必有败军于野。金受13日後,将军死。

金初大後小,兵弱;初级小学後大,兵强。

金有角,兵敢战,吉;不战,凶。顺角指处,击之吉,逆凶。

金行迟,兵迟;金行速,兵速。金陵大学行,用兵,疾吉,迟凶。金入则兵入,出则兵出,兵行法此。

金木,一东一西,害侯王;一南一北,兵乃伏。

金犯毕左角,左将死。

金出而水没,金水俱出东方,东军胜;俱出西方,西军胜。若水居金前,前军罢;水居金南,大战;在金北,小战。金进则兵进,退则兵退。金出未高而敌深者,勿与战,去而勿追。

金赤角,兵战;白角,军起;黑角,军罢;青角,军忧。曰:角又主国丧军亡,随角所指处应。

金昼见,是谓经天。犯五星,有士兵起;犯火,战争。在南,南胜,他皆仿此。

金犯角,战斗不胜,将军死。

金干亢,战斗不胜,将军死。

金临房,赤色,有兵战。

金入留守尾,兵起于野,将士满道。

金入南斗,将军死;金犯南斗,必破军。

金犯牛,将军失其众,守牵牛,兵起。

金入危,犯守,有兵起。

金入营室,暴兵满野,将军死。

金犯东壁,大兵起。

金入奎,兵起。一曰:外国兵入。

金犯娄,将军功。

金犯胃,兵起。

金守昴,胡王死,四夷忧。

金犯毕,边兵起;金犯毕左角,番兵大战;金入毕,马贵,兵有伤。

金犯觜,兵起,鈇钺用。

金守参,边兵起,左右肩,大将忧;金犯参,伐兵起。

金守东井,将军恶之;金入东井,大兵起。

金犯舆鬼,大兵起。

金入柳,大兵起,益地。

金犯七星,将军出塞。

金入翼,老马死,天下兵起。

金犯轸,其国出,军得地。

辰星占

水土合,为覆军。

水出东方,大而白,有兵在外解。

水金俱在东方,负海国胜。

水入月,主人败兵亡地。

水金合,旗出,破军杀将,客胜,视其所指,以命破军。

水环绕太白,兴兵大战,客胜,主人败。

水遇金,其间可容剑,小战,则客胜;水出太白左,小战;磨太白,又去三尺,战斗,水在金北,利主人;在金南,利客。

水守房,番兵败;水守娄,番兵起。

水干昴,夷狄兵起。

水守心,大臣相杀,大水,异姓立王。

水犯尾,大水。

水犯箕,有赦,若守左角,动色,贵臣戮死。

水犯斗,大臣诛。一曰:兵守赤色,天下败兵;犯斗,五谷不成。

水守女,有婚娶事,万物不成;犯虚,天下乱,多水。

水犯危,大水有後,丧臣,谋太岁。

水犯室,有兵,大水。

水犯壁,行政法苛,朝廷有忧;犯奎,有火,为害。

水乘昴,出其北,胡王死,中夏族民共和国洪峰。

水入毕,有兵。出北,胡王忧;出南,中国忧。

水犯觜,发兵。

水守参,伐星移南,西戎下;移北,北胡侵。

水入东井,星进兵进,星退兵退。

水犯舆鬼,兵起;水入库楼,兵起。

水入柳,牛贵。

水犯星,臣下乱。

水守张,兵起温火。

水入翼,中刑及贤相,大凶。

水犯轸,大兵起,万物不成。

水犯角,大水,舟航相望。

水犯亢,大水。

水干犯五车星,兵起;水留心南河,兵起西方。

古典经济学原著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网络,转发请阐明出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