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律·无意也吟秋
  一
  难写桥头一缕风,抛离落叶悄然中。
  轻舟莫莫无迷幻,浊浪滔滔有己功。
  扬弃松吟知劲草,听凭月色铸寒空。
  随程着岸心何在?只问西山别看东。
  二
  只问西山别看东,什么人能管束远来风。
  春归好似云离去,夏没方知岁己中。
  但阅长堤寒且乱,何言浊浪冷无功。
  情怀寂寞因秋色,纵有焚烧也是空。
  三
  纵有焚烧也是空,浮云乱像亦生东。
  无由却要听霜雪,得理何须沐雨风。
  踏步前行湖在北,扶松仰望月当中。
  方今职业非吾愿,多少唏嘘总欠功。
  四
  多少唏嘘总欠功,无题但愿不成空。
  云霜雨雪非由北,日月光线或然东。
  昨夜听窗何绝鸟,今晨踏草却知风。
  人生倘诺迷方向,碌碌匆匆寂寂中。
  五
  碌碌匆匆寂寂中,悠闲或者有偏功。
  心头一缕无由去,笔下千番落个空。
  迎入季秋当醉北,辞回故夏只聊东。
  隆隆淡淡秦唐句,叩动情怀未锁风。
  
  

三龄栖托八龄归,墓祭深惭报礼微。奉母何曾陈鼎俎,衔哀今已脱麻衣。九原酬德心数不尽,双敕貤封愿敢违。空剩儿时两行泪,重来兼恸失慈帏。——明清·蒋士铨《过瑞洪
其二》

共 33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过瑞洪 其二

清代:蒋士铨

蒋士铨(1725—1784)清朝戏曲家,国学家。字心馀、苕生,号藏园,又号清容居士,晚号定甫。铅山人。弘历二十二年举人,官翰林大学编修。乾隆大帝二十八年辞官后掌管蕺山、崇文、安定三书院讲席。明白戏曲,工诗古文,与袁枚、赵翼合称江右三大家。士铨所著《忠雅堂诗集》存诗二千五百六十九首,存于稿本的未刊诗达数千首,其戏曲创作存《红雪楼九种曲》等四十九种。

蒋士铨

宣庙有三直,吾推朱子公。立朝凡几日,疾恶乃如风。炙手兀时宰,焦头论近功。当年笑迂阔,颇与紫阳同。——吴国·蒋琦龄《挽朱伯韩
其一》

挽朱伯韩 其一

疏灯摇梦惯。检愁痕今宵,酒醒何限。倦旅关河,祗带围宽尽,故襟尘浣。想见天寒,空倚竹、碧牵萝蔓。怕问春来,都解双栖,等闲莺燕。望远垂杨遮断。漫道是天长,比相思短。人倚琼窗,记紫箫度曲,翠尊开宴。华发残忍,能屡次、东风吹变。悔住江南波绿,迢迢恨满。——西晋·蒋敦复《三姝媚》

三姝媚

霜华坠帐角。信逼东风秋絮薄。空外玉砧又作。念孤戍远情,征衣齐索。罗纨怨错。算路遥、归梦难托。君恩重、碧绫分锡,冷辟阵云恶。非昨。羊皮轻缚。衣短后、西山射鹊。承平犹滞旧约。马背空寒,犊鼻什么人著。暮笳喧万幕。料挟纩、军心共乐,边尘静,虎文斑绣,笑看倚麟阁。——北宋·蒋春霖《霓裳中序第一
秋裤》

霓裳中序第一 秋裤

清代:蒋春霖

霜华坠帐角。信逼东风秋絮薄。空外玉砧又作。念孤戍远情,征衣齐索。

罗纨怨错。算路遥、归梦难托。君恩重、碧绫分锡,冷辟阵云恶。

非昨。羊皮轻缚。衣短后、西山射鹊。承平犹滞旧约。

马背空寒,犊鼻何人著。暮笳喧万幕。料挟纩、军心共乐,边尘静,虎文斑绣,笑看倚麟阁。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