塌鼻子的故事越传越多,最神的事莫过有些人曾偷偷地看他采药——他们后来大惊失色地说,他们看见了,看见了塌鼻子晚上出门,驾船过湖的时候根本不用桨,只拿一根草在水里扰两下,船就走得飞快!他的门前常常求医者如云。我大姐的晕眩症发作时,我曾经开车拉她去过那里,但发现路边停了好几台汽车,屋里人头攒动围了个水泄不通。我们踮起脚来,也只看见一排背影那边的一顶破呢帽,也算是一瞥他的尊容。当天的号子已经发放完了,没给我们留下机会。人们说他门诊的一大规矩,就是任何人都得排号,谁也没有优先权。那一次是来了一辆小轿车,是县里某大人物的太太求诊,陪同前来的乡干部笑脸求情,连塌鼻子自己的侄儿也来拉衣袖,想让官太太破例优先。塌鼻子不答应,说官有大小,病无贵贱,他这里是铁规矩。官太太好生不快,见他颈根里黑黑的一圈,见他耳朵里生出几根长毛,更是不以为然,暗地里咒了几声“塌鼻子”——有什么了不起呢?轮到她就诊了,塌鼻子一见她就摇手“我一个塌鼻子晓得什么!你还是找个高鼻子去看。”对方听出了话中有话,吓得面如纸灰,忙不迭地道歉,一定要请他消消气,说她刚才腹诽的不是郎中,是另外一个什么人。但他还是得罪了不少人。打击非法游医的时候,县卫生局说他既无执照,更无文凭,有时还搞迷信,江湖游医的黑诊所必须马上关闭。这一禁令是不是出于仇人暗算,不得而知。他从那以后就放鸭子,把一大群鸭子放得肥大无比。人们说,他在湖边睡足了,只消拍三下巴掌,鸭子就会乖乖地跟着他回家。他又想睡觉了,只消把鸭铲立在稻田边上,鸭子就不敢越过鸭铲去吃别人田里的谷。他站在门槛前,两只脚简直就是两棵树,在地上生了根,四个男子也休想把他推动。但他这一身武功不传子,其理由是他儿子性子邪,有了神功可能挑惹是非,祸国殃民。有人说:“政府把你的诊所都关了,你还想着国家社稷,难得。”他笑着说:“医道就是仁道,仁者以德报怨,不同卫生局计较。”他后来又获准行医,大概是一些忠实的客户帮忙,或者是卫生局没法管死,虽然没给他执照,但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对邻居们说,他猫肉吃得太多,食德太差,活不长了。六月乃淫厉之时,他将来一定病在六月,死在八月,这个日子是越来越近了。他说他死的那天还吃得酒肉,还唱得戏,只是傍晚会洗一个澡,然后一觉而逝,不声不响,不会麻烦任何人,大家大可放心。他甚至还预言,在他死后三个月之内,不是上海就是北京,必有一个状如老猫的高人要来聘他出山,只是那高人与他有缘无分,相见时分隔在阴阳两界呵。他预言过很多事情,有过误,也有过验,只是不知这一次会不会说对。

那年,我攒了点小钱,想回家继续读书。

买了条烟去拜访高中班主任,结果打了几十个电话也没人接,丧气的很。

姑父说“条条大路通罗马”,不一定要去读书,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嘛!

爸妈叫我别瞎折腾,随便进个厂也比在家强,我不想去工厂像机器一样的生活,于是,收拾东西去姑妈家,开始了我的第一次创业生涯。

姑妈一家在水电站旁边搭了两间小屋,旁边搭了间木舍关牲畜,一切都是现成的,就看我怎么弄。

姑妈说这里依山傍水,养鸭子最好。

我也是这么想的,鸭子两个月出栏,回本快,等以后赚到钱,可以买些鸡放后面草坡放养。

于是,我花两百块买了100只鸭做实验,又花一百块买了包小鸭料回来。

就这样开始了我的创业之旅。

第二天老妈送来两根赶鸭的四方竹,上面还套着两个红色的食品袋。她千叮咛万嘱咐:刚孵出来的鸭子不能下水,这几天先关着喂,等长粗毛(羽毛)后再赶下水。

永利集团官方网站,姑妈送我一个哨子,让我每次喂食都吹口哨,等以后放出去,鸭子们听到哨子声就会回来,用不着满世界的找鸭子。

十天后,老妈又来了:“说了你不会养吧!一下子死了两只,你纯粹就是残害生命,死犟!……”

姑父和姑妈在那里解释两只鸭子的意外死亡原因,我赶着鸭子们逃之夭夭。

看到鸭子们在水里快活的游来游去,我的心情也格外的好。每天用手机将它们拍下来发到QQ空间,记录它们的成长。

这期间,我发现蜻蜓有好多种颜色:青的红的绿的黄的。看到河边各种各样的的小花竞相怒放,还看到了三棵传说中的曼朱沙华(彼岸花)。

当然也遇见了各种各样的蛇,特别是雨后初晴,那些蛇像摆摊一样一条条躺在路上,一听到动静就立马溜进人高的茅草从。刚开始,总被吓得心惊肉跳,头皮发麻,看得多了胆子也练了起来,蛇再毒,你不去惹它,它不会主动攻击你。

一个月的时间转眼就过去了!鸭子的饲料早已换成中鸭料。

一天上午,我趁鸭子们出门,一边铲鸭屎,一边想象我成为养殖大户的情景,等我有钱了我要在这里建一个生态农场,还要······

一个上山砍柴的糟老头嘲笑我:“带着眼镜铲鸭屎,出你娘的丑,还不如去进厂上班体面。”他那个屎字拖得又重又长。

我还没有想好怎么回他,就听见老妈气喘吁吁的声音:“你才出你娘的丑!我女儿不偷不抢的,靠自己劳动挣钱,有什么不体面的!”

老头悻悻地还想说什么,最后努努嘴什么也没说,背着柴刀往山上走去。

老妈见他走开,转过头对我说:“心莲,我听说鸭子要喂点玉米粉才肥,我买了一百斤玉米给你磨好送来。听说还要给鸭子打预防针,我特意去村里兽医那里拿了两盒药和几个针,他说一只鸭打两毫升,这药十支一盒,一支十毫升,两盒刚刚好,这饭盒是你上学用过的,用来煮针头最好……”

她还在哪里絮絮叨叨,我心里的堡垒早已土崩瓦解,原来妈妈还是关心我的!

她又问我会不会打针,要不要她帮忙。我才告诉她预防针早就打过,让她不用担心,我手机也可以上网,有不懂的可以上网查,别说100只鸭,1000只鸭我也轻松搞定。妈妈笑我吹牛皮。

鸭子50天的时候,老爸挑着担空箩筐来了:“你妈说你鸭子又肥又壮,她看了黄历说今天日子好,让我挑几只去镇上开张。”

我兴奋地抓了十只让他去卖,结果很不乐观,他说快中秋了,街上全是鸭子,原来卖八九块一斤,现在六块一斤还嫌贵。老妈直骂老爸蠢,五块钱一斤也可以卖呀!开张才卖出去四只,多卖一只也好,四字多不吉利。

我说剩下六只,六字很吉利,她这才放过老爸。

不吉利的事还是发生了,第二天沿海刮台风,一场暴风雨过后,天气一下子凉了下来。

我没有稻草给它们保暖,他们一个个耷拉着脑袋不吃不喝,我急忙买了药回来一只只塞,结果很不乐观。老妈闻讯赶来,将恹掉的鸭子杀了做板鸭。那几天,练就了我拔鸭毛的好技术。

但这一切都于是无补,才三天时间鸭子就倒了一大半。幸存下来的鸭子也瘦得皮包骨,

雨过天晴 ,我们将剩下的鸭子全都挑到集市上。

为了挽回损失我开始吆喝:“买鸭子啦!买鸭子啦!正宗的家鸭,一点饲料也没有喂!大叔,你看,这鸭子多好,一点肥肉都没有,足足喂了两个多月,你看这鸭子又没换毛,拔起来特轻松。”

原来那大叔家里办丧事,他看市场上就数我鸭子最多,一口气买了我十几只。不过,那段时间很多地方的鸭子都感染了瘟疫,大家都不敢吃鸭肉,剩下的二十来只被妈妈赶回家自己养。

算完帐,一毛钱也没有赚到,还害姑妈家的鹅和鸡受到连累,我懊恼极了,再也不想养鸭,到现在看见鸭肉还反胃。

几天后,我背着包踏上南下的汽车……

永利集团官方网站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