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城。
  傍晚时分,天气阴沉,高空中一只老鹰盘旋飞鸣。
  风湖街道上。
  一个男子,衣衫褴褛,颜色枯槁,就如同一个乞丐一般,手中怀抱着一个精致的盒子,盒子用红布包裹,瞧不清里面的物事。
  男子的眼神之中透露出森森的杀气,似乎危险即将来临。他的耳朵敏锐之极,风吹草动皆逃不出此人的耳朵。
  男子来到一个卖面条的小摊子前,要了一碗素面,然后蒙头大吃,可他的左手还是紧紧地抱着那一只盒子,似乎这只盒子对他而言非常重要。
  男子微微抬起头。但见那男子一脸乌黑,胡须很黑,长方脸,倒八字眉,眼神深邃,似乎洞察万事万物,眉宇之间透露出一股正义之气。
  男子吃得津津有味,这一碗素面只一瞬间的功夫便已尽数下肚。男子似乎还不觉饱,又叫了一碗面,随即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就好像是几天几夜没吃饭的叫花子一般。
  男子吃完两碗面,拍了拍桌面,丢了几个铜板在桌上,随即扬长而去,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他的身法奇快,寻常之人绝难追寻得到。
  男子箭步如飞,只一瞬间的功夫便已来到一座桥上。男子突然在桥上停住脚步,脸色凝重,手中的盒子握得更加紧了。
  突然,风声忽动,光影流转,桥两边突然窜上来八个带刀勇士,这八把刀都是日本刀,用刀的人也是日本人。
  这八个日本人头上裹着白布头巾,手中的日本武士刀锃光瓦亮,在傍晚的落日余晖之中闪闪发光。男子并未惊惧,好似胸有成竹一般。
  日本武士之中一高个大汉举着武士刀喝道:“你的……陈青云的干活!快将翡翠明珠交出来!否则死啦死啦地!”
  原来这男子便是闻名江湖的“青云飞刀”陈青云。此人外号“青云飞刀”,他的飞刀绝技堪称江湖一绝,例不虚发,只要飞刀一出,对手纵然是武功再高,也难逃青云飞刀的封杀。见过这把飞刀的人已经死了,从来没有人能够描述陈青云的飞刀绝技,他的飞刀是一个神话,他的人更是一个神话。
  陈青云此刻脸无异样,还是静静地站在桥上,他的怀中揣着的便是中国数千年以来世代相传的国宝“翡翠明珠”。据江湖传言,这件国宝价值连城,如果充作粮饷,便能使中国军队抵用十八年的军饷。谁得到了这件国宝,便能成为世界首富。
  于是中国人在寻找这件宝物,日本人也在寻找这件宝物。陈青云于无意间得到了翡翠明珠。他心怀国家安危。此时恰逢民国战乱时机,日本人野心勃勃,在中国土地上虎视眈眈,做下了不少坏事。陈青云心知如若这件国宝落入日本人的手里,那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于是,陈青云怀揣翡翠明珠,走遍大江南北,遇到的杀手不计其数,当然被他所杀之人也数之不尽,中间有中国人,也有日本人。他的飞刀绝技所向披靡无人能及,就连少林寺的高僧也敌不过他的青云飞刀。
永利集团官方网站,  此刻,陈青云雄立于桥上,眼神深邃。那为首的日本武士见到陈青云丝毫不答话,大怒道:“八嘎!”随即,八位日本勇士一拥而上,八把长刀犹如八道闪电,如风如魔,招式凌厉非凡,气势惊人,风声呼呼,惊起天边的几只飞鸟。
  只见刀光闪闪,八个日本武士的军刀齐齐攻向陈青云的周身各处要害,陈青云被笼罩在一片刀光朦胧之中。陈青云身法忽动,突然一个“白鹤亮翅”堪堪躲过凌厉的一刀,随即只见他右手轻挥,一道白光射出,似离弦之箭,向着那把武士刀的主人射去,只听得一声惊吼,那人被飞刀射中咽喉,眼神呆滞,一命呜呼,还来不及瞧清楚飞刀的来势,便已被割断了动脉。陈青云一个飞踢将此人踢下桥,随着尸体的落下溅起无数水花。
  其余的日本武士见到同伴被杀,尽皆大怒,虽然陈青云的飞刀高明之极见血封喉,但这剩余的七人似乎是亡命之徒,根本不怕陈青云的飞刀绝技。日本武士刀刀光烁烁,向着陈青云的全身要害招呼,陈青云轻描淡写之际,便已躲开飞来的日本刀。
  只见陈青云手起刀出,七道光影从他手指之间一同迸出,分向七人击去,只一瞬间之际,七人的命就被这七把飞刀夺走,无声无息。他们决无反应的时机,当他们处在飞刀封喉的瞬间,瞪大了双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生命就此终结,但真真切切地已经死了,日本刀苍狼落地,七具尸体齐齐倒下,尽皆倒向了这条小河之中。鲜血顿时在河水之中漫延开来。
  陈青云身子飘然,只一瞬间的功夫便已消失在路道的尽头。
  次日,报纸头条便已登出,陈青云的飞刀杀死八个日本武士。这个消息便传遍整个苏州,江湖中人人敬佩,都说陈青云飞刀绝技冠绝天下,无人能及。于是陈青云的名字便响彻大江南北,成为中国人心中的大英雄大豪杰。
  此日,陈青云揣着翡翠明珠走在一条荒道之中。此时天光暗淡,大地苍茫。陈青云见到前方有一片草地,绿油油让人悠然神往。陈青云快步如飞,奔到草地上一跤坐倒,仰望苍穹,但见天空之中飞来一排大雁,这一排大雁向着南方飞行,时不时地发出凄厉的鸣叫之声。
  陈青云喃喃自语道:“大雁啊大雁……如今国难当头,也只有你们方能这般无忧无虑地飞翔了……我真想变成一只大雁,无拘无束地飞在苍穹之中,便不用忍受家国沦丧的痛苦……”
  话音刚落,只听得前方一个日本鬼子拿着一把洋枪在那耀武扬威道:“陈青云!你已被团团围住,就算你飞刀无敌,也难逃我们大日本帝国的神枪手的子弹!”陈青云伸了伸懒腰坐起身来,但见前方一十八个手拿洋枪的日本人正在虎视眈眈地看着他。
  双方实力悬殊可见一斑。陈青云就算是有三头六臂,也难逃得了这一十八杆枪的子弹!十八个日本鬼子早已将陈青云围在核心。那日本鬼子一声大喝,随即十八个日本人一齐开火,子弹一发接着一发,都向着陈青云射击。陈青云身法展动,在子弹缝隙间穿梭。突然之间,飞刀绝技如风如电,竟然破开子弹,袭击一人的咽喉,将那日本鬼子一刀封喉,鲜血直流,其余众人尽皆怛惧。陈青云面色不改,飞刀接连飞出,只几秒钟的时间,便已连杀十七人,现在只剩下那个发号施令的人。
  此人面对陈青云的飞刀绝技,吓得双腿发软,万料不到陈青云的飞刀绝技竟然能够比枪法还快。陈青云冷笑一声道:“你知道你为什么输吗?因为我们是中国人,堂堂正正的中国人!”飞刀已然刺入他的咽喉。陈青云飘然而去,一十八名日本人便在陈青云的飞刀绝技之下尽数灭亡。
  从此,中国境内不断地涌现出一大批形如陈青云般的神鬼莫测的爱国人士。他们在这一片华夏土壤之上和日本鬼子展开明枪暗箭地搏斗。天下之大,华夏民族生生不息,无数仁人志士尽皆投入到与日本鬼子的战斗之中,奋起反抗,展开了一段可歌可泣的护国运动。

“八嘎,你们昨晚出动了整个小队的兵力,还捉不住一个黑凤凰?反而被她打得七零八落的,难道黑凤凰是中国传说中的三头六臂吗?”松本思百一巴掌拍在第三小队长宫本一郎的脸上,看着地上覆盖着白布的十四个日军士兵,劈头盖脸地质问着他。松本思百的脸色铁青着,就变得更加的狰狞,如同一头受了伤的野猪一般。
  宫本一郎偷偷地抬起头,看了一眼仍在咆哮着的日军驻江城联队长松本思百,摸了摸自己刚才被打了一巴掌的右脸,看着自己的顶头上司中队长佐佐木,想说什么话,但随即又低下了头,还是不敢说话。
  宫本一郎低头看着躺在自己面前的十四个手下,想起昨晚的激战,心中还是情不自禁地哆嗦着。
  昨天,宫本一郎得到线报,据说黑凤凰晚上会来中四门的望江酒楼相亲,并还要吃晚饭。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思想,宫本一郎统率第三小队的六十个士兵,还带着二挺机枪,在傍晚时分就赶到中四门一带严密地布控了起来,在宫本一郎看来,只要是黑凤凰敢来望江酒楼,她就是插翅也难逃。
  可怜的宫本一郎绝对想不到,这消息其实是黑凤凰故意放出来的。就在宫本一郎带着第三小队在中四门一带布控的时候,日军驻江城联队第三小队营地不远处对面的一座小楼上面,两个身穿黑色衣服,蒙着黑色头巾,通身墨黑的女子,正站在窗户前面,透过窗门板的缝隙目不转睛地盯着营地门口的岗哨。偶尔有风从后墙残破不堪的木板缝隙里挤进来,就会吹起两个女子那黑色风衣的下摆,形成一个又一个好看的弧度。这时候的天气已是深秋时节,那风吹在身上,让人感觉到有那么一点点的冷,可此时的两个黑衣女子,正在全神贯注地盯着对面营地的岗哨,哪里还会顾得上这风冷与不冷。
  原来,这两个一身黑衣的女子就是江城的老百姓口中传说得神乎其神,让日军闻风丧胆夜不能寐的黑凤凰。她们两人分别是黑凤凰里面的老二静兰和最小的一个静怡,而江城的老百姓只知道黑凤凰是一个人,她武功了得,枪法精准,杀起日本鬼子来是一个又一个,却不知道,今晚的江城,来了六个黑凤凰呢。
  “二姐,等一会在日本鬼子从里面出来换岗的时候,我们就从左右两边同时快速地袭过去,趁着小日本交接时放松的那一刻,二姐,你就用你的柳叶飞刀打后面要回去的那两个,前面的两个就交给我,好不好?”站在窗户右边的静怡轻声地说着,但眼睛始终是盯着对面的目标,头根本就没有动一下。
  “好的,小妹,前面正面的两个日本鬼子就是你的了,还有,枪支弹药也要一块带走。我们解决了岗哨就去中四门那边,与大姐她们会合。时间差不多了,姐先下去,你也马上下来,我们在下面盯着,等一会在时间上多一秒就有多一秒的好处。”静兰说完就下了楼。
  来到了楼下的静兰把门栓打开,就又趴在门板上面的缝隙里盯着。过了一会,静怡也走下了楼,检查了一下身上的枪,也去趴在窗户上面目不转睛地盯着对面的岗哨。
  夜色渐渐地暗了下来,随着夜幕的慢慢合拢,本就提心吊胆的江城人民早就进屋做晚饭或者吃晚饭了,街面上,偶尔会有几个稀稀落落的行人在匆匆地行走着。往常安居乐业的生活被这些该死的日本鬼子破坏了,江城人民恨得咬牙切齿,但面对一队队持枪的日本鬼子,江城人民都是敢怒不敢言,一些人民就在心中寄希望于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黑凤凰,最好让她把日本鬼子都打死,或者让日本鬼子怕了她,撤出江城。在江城的老百姓心中,黑凤凰就是过去传说中的白莲教主一样。
  就在这时候,静兰看到对面的两个岗哨走到了门口,在翘首看着里面营地来换岗的同伴来了没有。静兰感觉到时间差不多了,就用左手拉住了门栓,右手伸进了风衣里边,握住了两把柳叶飞刀。而在此同时,静怡也悄悄地走到了门口的位置,等待着最佳时机的到来。
  过了一会,静兰就看到对面的营地里面走出来了两个鬼子,就在四个日本鬼子快要走到一起的时候,静兰就立即拉开了木门,和静怡说着“快”的同时,人已如离弦之箭,向前快速地奔去。而静怡也是在二姐静兰开口说“快”字的时候,就一纵身,整个人弹射了出去。
  这时,岗哨的日本鬼子刚刚交接完毕,白天当值的两个鬼子正想抬脚走的时候,只见两道黑影已经奔到了离门口不到五米的地方,奔在左边的静兰两把柳叶飞刀直射向一个正想要回去的鬼子的后脑和背心,飞刀到处,那个日本鬼子还没来得及叫出声,就向前倒了下去,旁边另外的一个鬼子刚转过身叫了一声叽里咕噜的日本语,大约是“不好”的意思吧,而静兰手中的两把柳叶飞刀又已经向他射出,不偏不斜,一把正中鬼子的左边颈动脉,一把直插鬼子的心窝部位,只听得“扑通”一声,日本鬼子就仰在了地上。说时迟,那时快,在另外两个日本鬼子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静怡就一手一枪,“啪、啪”两声,一枪正中左边鬼子的眉心,一枪打在右边鬼子的左心房部位。说来话长,其实,两人的动作都是一气呵成的,在静兰第二次柳叶飞刀射出的同时,静怡也拔枪扣动了扳机。
  静兰快速地检查了一遍四个日本鬼子有没有死透,同时从鬼子的身上拔出四把柳叶飞刀,在小鬼子的衣服上面擦干净,发觉一个日本鬼子还有呼吸,就伸脚踏在了他的脖子处,双手用力地往上一提鬼子的头,日本鬼子立时没了气息,死翘翘了。此时,静怡已经把岗哨的两支三八式步枪连子弹带都挎在了自己的肩膀上,两人就快速地向中四门那边而去。而在这时候,营地里面留守的几个日本兵听到门口岗哨处有枪声,就稀稀拉拉地来到门口,发现四个自己的同伴早已经没气了,一时间就拉响了营地的警报。
  静兰她们在营地动手的时候,而在中四门一带布控的宫本一郎,手握东洋指挥刀,正焦急地等待着黑凤凰的出现。自以为把望江酒楼围得水泄不通的宫本一郎,却不知道黑凤凰的老大静梅、老三静竹、老四静菊、老五静松正在他们后面极隐蔽的位置紧盯着,四支三八式步枪各瞄准着一个日本鬼子的后脑呢。
  就在营地的警报拉响的同时,黑凤凰的老大静梅就打出了第一枪,枪声响处,一个鬼子就后脑开花,见他的天眧大神去了。而静竹、静菊、静松一见老大动手,就一个接一个地打出了自己的一枪,三个鬼子都是一枪毙命。一时间,中四门一带枪声大作。“黑凤凰在这边”、“黑凤凰在这边”的声音此起彼伏,转眼间,又是四个鬼子毙命当场。当鬼子发觉子弹是从自己的后面打来,就纷纷掉转身子,小日本密集的子弹顿时令黑凤凰四人喘不过气来。
  静梅一想这样下去不行,万一小日本实行个包抄,自己几人力量薄弱,弹药不足,到时候就会吃不了兜着走,所以,她就快速地向左边的静松靠拢,两人随即又向静菊那边靠拢过去。就在这个时候,小日本的机枪向刚才静松埋伏的地方扫射了过来,压得两人抬不起头来。两人危在旦夕的时候,那边的静菊也已经与静竹汇合在了一起,见到小日本的火力压向了静松那里,静菊瞄准一个鬼子的眉心就是一枪,又是一枪毙命。静菊一枪打出,立刻用手势招呼静竹向后面撤退。静菊这边枪声响起,就立即把小日本的火力吸引了过来,静梅抓住这个刻不容缓的时机,拉起静松就也向后撤退,在撤退到射程范围之内时,又是一枪击中了一个鬼子的心窝。
  等到静兰和静怡赶到的时候,静梅、静竹、静菊、静松四人刚刚汇合在一起。静梅一看静怡肩膀上背着的步枪,不由得心中一喜,就连忙拿了一支过来,因为自己的步枪里面已经没有了子弹。静怡赶紧把子弹分给大家,六人就你打一枪,我再打一枪,快速地向南门方向撤退,不一会儿,就把身后的小日本抛得远远的了。
  日本鬼子在布控的时候,中四门一带就没有一个行人了。而在枪声大作的时候,离中四门近一点的老百姓哪个还敢冒出头来看一下的?你再好奇,自己也只有一个脑袋啊,子弹是不长眼睛的,所以,根本没有人看到黑凤凰是一个人还是几个人。
  黑凤凰她们六个人的身影融合在浓浓的夜色之中,一阵子急奔,在这样微寒的时节,汗水还是湿透了她们的衣服,六个人在一株大树下稍做休息,便又与夜色混在一起,向白杨山方向而去。
  就在静梅她们撤退的同时,宫本一郎就下令手下必须要活捉了黑凤凰,但没多久,小日本就听不见静梅她们的枪声了,宫本一郎看着黑漆漆的夜色,气得“八嘎、八嘎”的大叫着。然后清点了人数,六十个士兵死了十个,宫本就下令手下拆了附近房子的门板,抬上死亡的十个人回去营地。
  等到宫本一郎收队回到营地的时候,营地门口又是闹哄哄着,走近一看,才知道营地的岗哨也被打死了四个士兵,还少了两支步枪。宫本一郎此时煞白的脸上,满是汗珠子,脖子上的青筋剧烈地抖动着,终于,还是控制不住,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
  宫本一郎回想到这里,只是知道黑凤凰先是杀了营地岗哨的四个人,再来到中四门,从后面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打死了自己的十个手下。宫本一郎想不明白,黑凤凰她难道真的就如同是中国人传说中的有着三头六臂的吗?但任凭宫本一郎想破脑袋,此时,他根本想不到,黑凤凰不是只有一个人,而见过静兰和静怡的三个小日本已经向他们的天眧大神报到去了。
  江城的人们也是以为黑凤凰只有一个人,因为根本没有人见过黑凤凰真正的容貌。不要说江城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就连驻扎在江城的日军联队长松本思百,虽然对黑凤凰恨之入骨、咬牙切齿,发誓非欲活捉黑凤凰不可,但他却根本不知道黑凤凰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中国女人,有时候,松本思百打心底里认为黑凤凰只不过是江城人们心中一个神的化身吧了,可是,有时候,黑凤凰又好像是无处不在,仿佛每一个江城女人都可能是黑凤凰。
  松本思百看着地上白布覆盖着的十四具尸体,下命令让人抬下去。过了一会儿,他让佐佐木通知驻扎在江城西面的另外两个小队戒严江城,全城戒备,盘查所有可疑的人,尤其是女人。同时,他又命令宫本一郎带队去江城外围搜索黑凤凰的行踪。
  昨晚当宫本一郎瘫坐在营地门口地上的时候,静梅她们六人刚好回到白杨山上面的一个尼姑庵里,在一间厢房的地窖里放好枪支弹药,六人顾不上先去洗一把脸,就拿起一截木炭,轮大落小,在厢房的一面墙上自己名字后面的一个个笔划不全的“正”字上面添加着一笔一划。等到静梅画上三划,静怡就叫着“还是大姐厉害,今晚又打死了三个鬼子,大姐你刚好是三个正字,你已经打死了十五个鬼子了,哇,大姐好厉害哦。”。静怡的话刚落,静兰也在自己的名字后面画上了二划,她的第三个“正”字还少一横,就说明她到今晚为止已经打死了十四个鬼子了。接下来静竹上去画上了二划,她名字后面刚好是两个“正”字,静菊画了三划,也刚好是三个“正”字,静松画了二划,她名字后面第三个“正”字还少二笔。静怡一边数着,念着15个、14个、10个、15个、13个、14个,她把自己的也念了出来,还没有划上去呢,她名字后面的第三个“正”字也是少了最后的一横。
  “大姐,这一年多来,我们黑凤凰已经打死了81个日本鬼子了,唉,下次要是去抢一挺机枪回来就刺激了,哒哒哒,一下子就能撂倒一大片小日本呢。”静怡看着静梅的脸,笑嘻嘻地说着,一会儿又是遗憾地摇着头,叹着气。
  “小妹,别着急,往后我们出去行动就需要更加的注意了,日本鬼子的嗅觉很灵的,尤其是那些投靠日本人的狗腿子。这几天,我们就在山上,不要下山去,今晚就赶快洗澡睡觉去吧。”静美说完就带头走出了厢房。
  其实,让日军做梦都想不到的是,黑凤凰根本不是独立的一个人,她们是白杨山上一个尼姑庵里的一个老尼姑明慧师太的六个徒弟。明慧师太在二十一年前的有一天,下山去江城化缘,傍晚在回来的路上,突然就下起了鹅毛般的大雪,明慧师太就加快了脚步,在快要进入山口的时候,她隐隐约约地听到有婴儿的哭声,就不由得放慢了脚步寻找了起来,循着弱弱的哭叫声,明慧师太终于在自己刚才快步走过的路口枯草丛里找到了一个用破旧衣服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婴儿。当明慧师太从地上抱起这个包裹的时候,婴儿弱弱的哭叫声嘎然而止,明慧师太赶忙打开包裹一看,一个眉清目秀的女婴正转动着她圆圆的眼珠子,此时,几片雪花飘落到了婴儿的嘴边,只见她伸出了小舌头,粉红粉红的煞是好看。
  明慧师太想着这肯定是山下谁家的生活熬不过了,才会把孩子放在路边枯草丛里,让过往的行人之中有好心的能够抱走。明慧师太知道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谁会将自己的亲生骨肉扔掉啊。这时候,明慧师太想起前几天去山下的樟树下赵大户家化缘的时候,听他家说起过要去抱一个孩子回来,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要女孩儿的。明慧师太就在心里想了一下,何不去抱给他家,转身就走了起来;但没走几步,便又停下了脚步,在心里想了一会,万一他家不要女孩儿的呢?那一来一回,都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了,自己受得了,这破衣包里的孩子可是受不了的啊!明慧师太就想着先去庵里养着再说,过几天下山去问清楚了再抱过去也好,想到这里,明慧师太就又奔走了起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